關閉
志愿服務 共創榮光
發表時間: 2021-07-02來源: 北京日報

  黨的盛典,人民的節日。在這值得銘記的盛大節日期間,共有8.95萬黨員群眾作為志愿者,投入到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慶?;顒拥母黜椃毡U瞎ぷ髦?。他們在天安門廣場見證光榮時刻,在國家體育場感受偉大征程,在全市各個城市志愿服務站點無私奉獻。志愿者們用微笑和汗水,展示出了風華正茂的時代精神。

  這些志愿者來自首都35所高校、市衛健委、市文旅局等單位,其中9500名志愿者直接參與慶?;顒臃毡U?,為慶祝大會、文藝演出、黨史展覽等活動提供進場引導協助、現場運行服務、疏散引導協助、觀眾互動組織、應急處置配合等志愿服務。  

廣場上處處是志愿者的身影。 記者 方非攝

  烈士后代

  “這盛世,我替您看到了!”


烈士后代夏蕓楓在志愿崗位上。本報記者 劉平攝

  “這盛世,我替您看到了!”站在天安門廣場,望著眼前宏偉壯觀的慶典場面,正在做引導服務的志愿者夏蕓楓不禁淚流滿面,她在心中默默地告慰著祖輩陳潭秋和陳蔭林的在天之靈。

  夏蕓楓是無產階級革命家陳潭秋的后代??墒沁@段紅色家族史,小時候的夏蕓楓卻從來沒有聽外婆和母親提起過。直到她長大了,因為一次搬家,一張照片和一封信向她揭開了這段塵封的歷史。

  原來,外婆的伯父就是中共一大代表、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之一陳潭秋;外婆的父親是陳潭秋的胞弟陳蔭林,曾參加過五四運動和八一南昌起義,后來成為湖北農民運動的主要領導人之一。

  就是在那一刻,一直存在夏蕓楓心中的謎團突然有了答案——“我終于明白,為什么從小到大,我的外婆和母親會這么嚴格地要求我們。這是一種紅色家風的延續,革命精神在數十年間一直潛移默化地影響著這個家庭?!?/p>

  夏蕓楓在北京林業大學做了6年的征兵工作。在夏蕓楓的努力下,北京林業大學的征兵率在全市一直名列前茅。

  今年喜迎建黨百年,當夏蕓楓得知慶祝大會正在招募志愿者時,她第一時間報名?!耙话倌昵?,我的先輩陳潭秋參加了中共一大,中國共產黨誕生;一百年后,我作為他的后人能夠親身參與到黨的百年慶典當中,這是一種歷史的傳承,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?!毕氖|楓說,“千秋偉業,百年恰是風華正茂。我想親眼見證這個高光時刻。我想告訴先輩們,你們期待并為之奮斗、犧牲的新中國,我替你們看到了!”

  “您聽,這就是幸福的生活!”

  “我‘聽’到了祖輩的夢想!我想,我外祖父的外祖父龔苑香烈士,當年為之甘灑熱血的夢想應該就是我們現在的幸福生活!”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文藝演出志愿者敖藝華說。

  敖藝華是中國傳媒大學錄音藝術專業二年級學生,是《偉大征程》演出的場外指引服務志愿者,服務位置在鳥巢的西北門外面?!靶r候就是聽著外祖父講他外祖父龔苑香烈士故事長大的!一開始并不理解他為什么能夠在30多歲的年齡扛住嚴刑拷打、慨然赴死!”敖藝華說。

  龔苑香烈士,1901年出生在廣東省河源市紫金縣一個普通農民家庭,1924年4月與陳鶴九等人在柏埔成立農民協會,組建農軍。先后出任中共紫河特委委員、宣傳部部長、中共古石區委組織部長、中共紫金縣委委員等職務,為保衛和擴大革命根據地立下赫赫戰功。后因叛徒告密,不幸被捕,受到嚴刑拷打也沒有暴露組織的秘密,1932年被敵人殺害。

  敖藝華說,隨著年齡的增長,她漸漸理解了祖輩們為之奮斗的夢想。

  兩次演練,一次正式演出,為這場精美絕倫的演出提供場外引導服務,敖藝華三次近在咫尺卻只能耳聽,不能親見?!翱吹娇罩薪k爛的煙花,聽到《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》的歌聲響徹鳥巢上空時,仍然特別自豪!”敖藝華告訴記者,她所服務的門區有許多老兵從這里入場,看著他們的華發和胸前累累的勛章,敬佩之情油然而生,她也特別想對龔苑香烈士說:“您當年為之甘灑熱血的夢想,就在我的眼前。您聽,這就是幸福的生活!”

  高校學子

  只愿此身長效國

  中等身材,圓臉,戴著眼鏡,一說起話來笑呵呵的,還不時引經據典,有超出年齡的沉穩。

  今年24歲的李東是中國地質大學(北京)研二學生,他的經歷很豐富:2019年,志愿參加過新中國成立70周年慶?;顒又驹阜?;今年,他又成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的志愿者,三年兩次,還都在同一個崗位上。

  這次慶祝大會,李東是“應邀”參加?!白伟才挪砍闪⒑?,部長咨詢了我一些問題。上一次我們就共事過,所以他特意問我,你愿不愿意再參加一次?”盡管知道這活很苦很累壓力很大,李東仍一口答應?!吧碓诒本?,能夠趕上這么一次活動,為活動的圓滿成功貢獻力量,必須參加?!崩顤|說。

  都是座次安排,這次跟上次大不相同:人數增加了一倍;座席臺不是橫平豎直的,是異形的,每個座席臺能放多少座位不一定;因為疫情防控,人、座、證、請柬要一一對應,不容許出差錯……

  “上一次很緊張很焦慮,但現在不會了,問題無法避免,遇到問題解決它就是了。我是帶著上一次的經驗來的,希望能幫到大家?!崩顤|說。

  如果說新中國成立70周年時是憑熱情在工作,這次他則在思考一些規律性、規范化的東西。

  座次安排部一共設有5個組:數據組、制圖組、文秘組、票證組、綜合組。李東在制圖組,要站在圖的角度跟數據說話,所以每天他都在制圖組和數據組兩個辦公室之間跑來跑去,人員數字有變化,落到圖上;座椅數字變了,去調整人數。

  作為一名研二學生,正是寫論文、找工作的關鍵時期。這次志愿服務結束后,別人或許可以好好休息,李東卻必須回到學校,追趕這四個月落下的許多事情,但他無怨無悔,“只愿此身長效國!”

  百日堅守留光榮回憶

  與諸多高校學生志愿者在后期演練中才真正上崗“實操”不同,中國地質大學(北京)大四學生趙雪冰,早在4月8日就作為志愿者,被選拔到廣場參會人員服務指揮部。近3個月來,她在學校和指揮部間兩點一線來回奔忙,記不清多少次看到皓月當空,甚至晨光熹微,終于用辛勤汗水交上了一份圓滿的青春答卷。

  趙雪冰被分派到辦公室內的“現場調度”小組,大致可以理解為指揮廣場參會人員各項動作的“指揮棒”,確保一切流程按時按點、順利有序進行。

  趙雪冰坦言,進組時自己已經做好了吃苦耐勞的準備,快節奏的工作還是超出了她的預想,“記得我第一天來就加班了!”進入五月后,她再未休息過一天,頂著星星月亮回到學校更是常有之事。

  慶?;顒忧跋φ诞厴I季,一些志愿工作難免和學校安排有所沖突?!安贿^總要有些取舍,我既然承擔了志愿工作,就要把它做到最后、做到最好。我的畢業能和建黨百年盛事聯系在一起,是回憶中最光榮美好的一環?!?/p>

  黨員群眾

  “把志愿精神傳承下去!”

  “雖然我們沒在廣場‘會師’,但能夠在不同崗位上服務慶?;顒?,貢獻青年人的一份力量,永遠都是我們美好的共同回憶!”中國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營養工程學院團委書記楊婉若笑意盈盈、略帶激動地告訴記者。

  楊婉若和丈夫楊森,是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活動中的一對志愿者伉儷。楊森是北京大學的一名輔導員,在鳥巢志愿者團隊帶領北京大學的百余名志愿者服務鳥巢演出工作。楊婉若則被安排在天安門廣場,承擔觀禮臺上志愿者工作。

  楊婉若回憶,廣場慶?,F場每個觀禮臺安排1名臺長及4名志愿者,負責所在觀禮臺觀眾的入場引導、疏散,以及醫療、應急等各項事宜。慶?;顒忧耙?,她和志愿者們便已入場就位,等觀眾全部撤離后才離開。身體雖然非常勞累,但心里卻始終十分興奮。

  除了自身擔任志愿者,作為院團委書記,楊婉若前期還負責食品學院慶?;顒拥闹驹刚哒心脊芾砉ぷ?。據悉,此次慶?;顒又?,食品學院共有60多位志愿者,為了更好地完成任務,成立了食品學院慶?;顒又驹刚吲R時團支部。楊婉若帶著志愿者們一起學黨史,加強理論修養,一起外出參加培訓,強化專業技能。

  楊婉若坦言,能在祖國需要的時候并肩戰斗,是自己和丈夫楊森一直以來的心愿。2019年6月,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群眾游行方陣招募群眾游行人員時,楊婉若便和當時還是未婚夫的楊森商量,義無反顧推遲了當年10月1日的婚期?!熬频?、婚慶公司都已經訂好了,但我們還是覺得應該報名參加?!?/p>

  因為身體原因,楊婉若最終沒能上場,但想到楊森能夠參加群眾游行方陣,她心里依然充滿了自豪。在后來補辦的婚禮上,小兩口分享了自己參與國慶活動的經歷,向彼此和親友們承諾,“一起做一對組合的螺絲釘,為了家庭永遠奮斗,為了國家永遠奮斗,一起做社會主義革命伉儷!”

  此次慶?;顒忧跋?,楊婉若事務繁忙,而丈夫楊森同樣早出晚歸。常常楊森凌晨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,楊婉若就要出門開始新一天的工作。雖然小兩口交流時間有限,但一句鼓勵的話語、一個關心的眼神,都在踐行著他們“一起做社會主義革命伉儷”的誓言。

 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文藝演出《偉大征程》的現場,也有一對“志愿者夫妻”正在不同崗位上忙碌。驗票口內,39歲的郝鋼和場院志愿者一起,有條不紊地引導觀眾進場落座。在4層的觀眾組織現場指揮部,38歲的楊威則在處理著來自各志愿服務節點的報告……

  這對“志愿者夫妻”是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志愿服務中相識的。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、國慶70周年慶?;顒由?,在世園會、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現場服務中,兩人共同經歷了一個又一個難忘的志愿時刻。

  “我們用志愿服務,見證了黨和國家的一個又一個重要時刻,也將把志愿精神傳承下去?!焙落撜f,在即將到來的2022年北京冬奧會中,夫妻倆又將在各自的崗位上“并肩作戰”。(記者 代麗麗 于麗爽 魏婧 王淇鵬)

責任編輯: 鄧 純雪
【糾錯】
新時代文明實踐
文明影音
創建活動
先進典型
志愿服務
未成年人
文明傳播
文明之光
国产v亚洲v天堂无码-草莓秋葵芭乐绿巨人18岁-办公室爆乳女秘囗交h文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